标王 热搜: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公告中心 » 行业趋势
亲历保健品公司100天,我又从老家逃回深圳
 [打印]添加时间:2020-12-09   有效期:不限 至 不限   浏览次数:19
     深圳不是属于我的地方,但这里更不属于我。”今年8月,本文作者在深圳工作三年后决定离开,回到男朋友老家山西朔州,想追求人生的踏实与安稳。但在老家的100多天里,她的事业、爱情、亲情都经历了一场冒险,最终带着小城生活的一地鸡毛逃回深圳。以下是她在《极昼》的投稿,记录了这段特别的经历。
    文丨潜秋云
    编辑丨陶若谷
    1
    上班第一天,我就后悔了。办完入职手续,黑脸的人事大姐给我发了一张打印着《人性的弱点》摘要的A4纸,告知每天开早会要用。
    8:15,我被稀里糊涂叫去参加。早会在3楼,伴随着劲歌热曲,黑压压的人头缓缓站成三排,少说也有七八十人,大多是已婚妇女和半大小伙子。环顾一圈,墙上到处贴着“年轻就是用来拼命”、“对自己再狠一点”等豪言壮语,座位上还摆着半人高的锦旗和几个老式奖杯。
    我进队伍时,前面的领队已经在和大家激情问好,一群人声音洪亮回道:“好!很好!非常好!”然后开始鼓掌。接下来开始齐声朗读被称为销售圣经的《人性的弱点》——“我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……”声音和窗外早高峰车辆的鸣笛交叠入耳。看着打印纸上废话连篇的心灵鸡汤,我始终张不开嘴,心一沉再沉:感觉像进了传说中的洗脑公司。
    早会结束,正准备下楼回工位,突然被人事大姐叫住:“以后上班要把头发扎起来,还有,不许穿裙子。”这是我第一次遇到上班还要管仪容的公司,简直把我当小学生来对待!
    这是一家专卖老年保健品的公司,我应聘来做营销策划。近100人的规模在朔州这个五线城市实属罕见,策划的岗位少之又少,我开始还满怀期待,没想到这样严格。
    后来发现管的还不止这些:上厕所不能超过3次多了要罚钱、工作必须交手机不然要罚钱、上班再饿也不能吃东西否则要罚钱。入职三天,我已经收到3张罚单——来自2次忘记关厕所灯和1次打扫卫生忘了擦窗沿。
    没错,公司真的采取班级制的管理方式,不请阿姨,卫生同事轮流值日,窗沿、厕所和边角,每一项都要打分,不合格的代价就是扣钱。
    同事小军安慰我:“你还好,我一个礼拜收了5张罚单。”小军刚大学毕业,学的是市场营销,现在沦为小广告设计师,专门制作一些风格土气、标题吸睛的“爆款”内容,夹在每月健康杂志里,寄给客户,每月要寄3万多份。小广告每期都会卖降糖片、苦荞茶、软面包这些老年人喜欢的小吃,行文风格、排版插画、狗血故事,和大街上莆田系生殖医院的小册子如出一辙。
    “我的任务就是做这个吗?”小组会上我问主管领导。
    “不是,这个外包了。我们几个一起做海参就行。”领导大手一挥,得意炫耀,“咱们部门可是公司学历最高的部门,都是大学生。毛总的希望!”
    毛总是公司的老板,每天8点15准时出现在早会上。
    “要想玩一个行业,就要上上下下把它吃透。”给我们开部门会时,他侃侃而谈6年前做补硒保健品的经历。当时他在山东最大的代工厂一待就是一个月,学习行业知识、捕捉市场信息,现在每年还坚持去了解最新技术。身在朔州,他却放眼全国:补硒片、驼奶、孢子粉格局太小,国人消费升级,布局海参成了公司的下一步重点。我听着都频频点头,觉着这人土老板的派头,新老板的思维,还是有点想法。
    入职第一周,虽然讨厌鸡血式的洗脑,但我也在新环境中成长起来,能分辨出海参的好坏、知道了产品加工线的流程、还能装模作样说出海参体内的各种营养物质和功效。回来的决定虽然是被动的,但除了事无巨细的规则约束,工作倒也没什么,加上我妈总劝我回来总有一段适应期,心态也开始转变。
    2
    今年7月末,大我三岁的男朋友催我辞了深圳的工作回山西老家,好为下一步生活做打算。男朋友已经快30了,其实大学毕业后不久,他就想让我回去。但那时我眼界大得很,觉得太原都配不上我,更何况朔州,买了机票返回深圳头也不回。
    毕业之后,我就一直留在深圳,在一家财经自媒体做编辑,今年25岁。后来我跟着老大跳槽到现在的互联网企业,负责新项目,租住在离公司6个地铁站的海景房,出入深圳湾超甲级写字楼,过着有上班点、没下班点的忙碌生活,整日和枯燥的数字较劲,疲惫也充实。我在深圳租住的公寓。
    有时太累和家人抱怨,他们总叫我回老家,说小城市轻松一点。但是每每出门谈事被合作方一口一个“总”叫着,又让我产生错觉,以为自己是深圳的一员了。甚至自私地想过,要是事业成功,男朋友没有也无所谓。
    但疫情期间,在深圳隔离一个多月,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我犹豫了:钱是挣不完的,事业和孤独终老相比也显得没那么重要。加上去年我妈检查出身体异样,突然感觉爸妈也老了,就动了回家的念头。当然,也想给三年的异地恋一个交代。
    男朋友的催促加速了我的计划,我递上辞呈。但公司正值缺人的档口,领导挽留,最终我们达成线上办公的契约,只不过要降薪5千。同事都说我太傻,三年经验的产经编辑市场上根本不是这个价。我苦笑说,对比朔州,即便只剩8千,也能过得相当体面了。
    房子和家具半送半租,租约转到了大学同学名下。我和她说,说不定以后还会回来,剩下的东西我下一次来拿。就这样,拎着一个单薄的箱子,我告别了奋斗3年的城市。
    朔州的生活不比深圳。我每天懒洋洋睡到中午,工作做完就是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打发时间。书看腻了、电影也没劲,没有认识的朋友、没有方便的地铁、闲来无事想看展逛书店加入兴趣协会,自然也没有。
    果然人是群居动物,需要社交。以前还幻想自己能成为一个自由职业者,真正不坐班了却发现百无聊赖。为了打发剩余的时间,我刷新了简历挂进招聘网站。不到1个小时,就收到了回复。
    在一栋老旧办公楼里,我和王俊杰见了面。没有会议室,我们一前一后进了堆着杂货的空房间。环顾四周,90年代的绿色墙裙,一张学生时代的课桌,感觉回到了20年前。他热情地自我介绍,一手拉着凳子招呼我坐下,给我看印着钙片、鱼肝油、乳清蛋白等瓶瓶罐罐的手册。听他讲得云里雾里的,我半天才反应过来:这不是中老年保健品吗?
    他嘿嘿一笑:我们的主要客群确实是中老年人,公司规模在朔州也是数一数二。又补充道:这是其中一个办公点,只有我们部门3个人,楼上还有几十号人,肯定不会骗你的,我们每年销售额有7个亿,广告还上了某某卫视呢。公司卖的海参。
    “现在老板新看上了海参的项目,正在大力砸钱推进,很需要专业的营销人才来帮忙,看你从大城市回来,经历也符合,便一定要约你过来聊聊。”王俊杰说。
    刚才还很不屑,但我被这一套漂亮话恭维得态度回转了很多,身子板正,开始夸夸其谈各种专业术语。王俊杰很满意,问我最快能什么时候入职。我说再看看,便回了家。
    后面陆陆续续又面了几家单位,多是不靠谱的小贷、烟酒、培训,最低工资1500还得“866”,这让我认清现实:从深圳回到朔州,原来我这么不值钱。男朋友劝我安心报考事业编,但是我内心浮躁,短时间内也静不下心来。我决心哪里都不去,就在家待着工作。
    没过多久,白天的孤独再次席卷,我打开电视翻着节目,突然出现了某个著名老年艺术家代言的广告。这不是王俊杰他们的产品吗?竟然真的在电视上播!看样子蛮可靠,想想太久没见人了,就试试吧。一通电话过去就定了上班时间,底薪4000加销售分成,6天工作制,朝8晚6。
    后来我才知道,公司每年至少花500万的电视广告费,平均每天都有5、6个电视台在播,收视群体就是中老年人,他们通过电话订购成为我们的客户。
    3
    每天早会,《人性的弱点》激情宣言之后就是每个部门汇报昨天的业绩——“一部业绩4万8,成交率35%,二部业绩2.7万,成交率17%…”之后是分享会,每天一个“销售能手”3分钟讲自己的成交经验——有人为了钓大鱼而牺牲一点小钱,给客户买我们山西特产陈醋,20块钱不到,但客户一复购就能下单七八千;有人为了加速产品消耗,让客户原本一天一袋的用量提升到三袋;还有人记得客户生日,早早亲情攻略打入。
    他们还隔三差五考试来确保产品知识的专业性。有时候电梯间碰到几个人拿着纸正背着起劲,每周三晚上,微信群里还有销售的微课分享,还有些人拿出录音机围坐在地上学习优秀电话销售录音……想来王俊杰说他们平均学历是初中、小学,电脑也不会用,觉得也是不可思议。我第一次回山西上班,充满感慨:原来在小城市里,大家生活得也这么拼命。
    我的日常工作就是想一些策划的点子,没有具体指标,更没有指手画脚的领导,所以热情高涨,从早到晚日程都排满。让我宽慰的是,同事里虽然刘海、小军、俊杰都不是名校毕业,但好歹都念完了大学,和我一样,年纪又相差无几,因此沟通没什么障碍。
    月末,我收到人事的通知,让我准备新人节目,还给我打印了誓词——“只要我不死,就往死里拼”。想到那个高喊狼性宣言的画面,就把自己鄙视进尘埃里。心想8天国庆假期快来吧,很想回家了!朔州街头。
    朔州是男朋友的老家,离我老家太原还有200多公里。好久没有回家见父母,最近我妈说想把手术等到冬天再做,其实她就是想拖着,怕花钱。这些年她身体一直不好,尤其是睡眠,托朋友给她买的进口促眠好药也舍不得拆封。知道今年手术躲不过,怕花我的钱,她竟然去村口的包子铺做早点,1500块钱的工资,还向我解释反正也睡不着。平常我只休息一天没有时间,这次说什么也要趁国庆把回家的事解决了。
    但我显然高估了毛总的良心。早会上,他大言不惭地说,“8天假期是给公务员休的,全中国没有哪个私企能休满8天,所以我们只休息四天!”一个礼拜上6天班也就算了,连法定节假日也要克扣。但是看看周围同事,习惯已久的麻木。
    更让人心寒的还在后面。又是一天早会,毛总沉一张脸问:最近为什么信封不见减少?我正疑惑,他又说,“这些老头老太太儿女都不在身边,我们在用亲情优势打进他们的内部。说了多少遍了,每周必须写2封信寄出去现在还有多少人在坚持?”
    说着,他在公司群里发了标准的写信模板,罚大家把这个月的信都补上。点开一看,电子文档里密密麻麻标注了每一段的重点词汇,怎么关心老人的病情、怎么和他聊家常获得信任、怎么让他注意保健……突然间,一股说不出的滋味,老人以为的嘘寒问暖原来出自策划。更让我难过的是,就连我妈也信了。
    知道我在保健品公司上班后,我妈误以为我也是销售,稀里糊涂地下单了驼奶粉,以为能帮我缓解“业绩压力”。接到消息的我瞬间火冒三丈:没问过我你就乱买,都是骗人的!再说要买我也有内部员工价,谁让你花那么多钱?
    她连连道歉,好像犯了错的孩子,我才意识到自己失态,声音低下去说:以后不要乱买了,过一阵子我就回家。
    电话里安抚完她,我又被叫进会议室开会。先是讨论产品包装:青岛产的山东参在小军的传单上摇身一变成了顶级大连参;明明是1—3年符合市场标准的产品,小军要升级换代成5年的参王;营养价值书上说比普通的高20%,小军有零有整地改成87.6%……传单里还编造了各种老年人爱看的,什么30多年的职业病吃完海参立马见效,60多岁竟然迎来第二春。我让小军谨慎用词,別违反广告法,小军却说,这样才能割韭菜。
    看着比我还小四岁的小军娴熟地说出这三个字,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他还宽慰我:只要吃不死人,什么功效都可以吹。瞬间我以为混迹深圳三年职场的是他而不是我。
    定品之后开始商讨海参的定价。商家网上售卖499元,考虑到客户大多不会网上购物,信息不对称,王俊杰决定把单价定在999元。“会不会有点高啊?”我担心地问。他大手一挥:“瞎操心,奶粉不照样包装成399卖。”想到刚才我妈买的驼奶粉,大几百的开销对她来说不小,不知道是怎么下的决心。瞬间一股热血涌向大脑,就差问候一句毛总亲娘。
    为了让客户感到占了便宜,毛总还建议推出“4重好礼”——1包价值8毛的海带、2袋一毛钱不到的调料、还有山西的小米和陈醋。青岛本地最便宜的几样小海产,总共超不过10块钱,被包装成99元的特大礼包。
    而这些,也被我悉数写进了PPT,变成了我们的卖点宣讲给销售。
    4
    海参售卖第一周,为了解决营销上的问题,我开始调取成交客户的通话录音听取有效信息。听过之后更多了一些难言的心酸。
    第一个录音被注为“特级客户”,这位奶奶退休金每月有8千,73岁,广西柳州人,常年腰疼还有高血压,购买清单一拉,已经在我们这里消费了47种产品,累计花费14万多。信息栏里还补充了一句“儿子在日本”。
    再拉看她的通话记录,基本上和销售每天一通电话,每次都在半小时以上。有好几次竟是她主动打来的,被值班的客服以健康顾问还没上班为由挂断,想来她也是很孤单的。我又点开「监听」,才理解销售也不容易。
    4300多秒,这个口齿不清还带口音的老人家一直喋喋不休,销售为了和她沟通顺畅,只得把音量提高,一字一句像是在吼。前20分钟基本都是聊家常,后半段感觉销售中气不足。这次她询问,以前一直吃干海参,看到单页,想买点鲜海参回去。销售自然百般殷情,还针对老人家的身体把海参功效吹得神乎其神。
    话末,销售再次确认:“阿姨,您只要一套吗?刚才有个顾客一下子拿了5套。现在咱们搞活动,错过了以后可就没这个价了。”阿姨犹豫了片刻,说暂时就一套吧,两个人吃不了那么多。
    这个销售至少还是好的,没满嘴跑火车。又听了几通录音,一个爷爷问为什么我们单页上标注的是大连参,发货地址却是山东青岛。那个销售说为了方便运输,专门从海底隧道12小时送过去的,一本正经的口气让我也信以为真,一查才知道“大青海底隧道”压根没有。
    荒唐的话术不胜枚举。尤其是最近的一通电话,听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    “销冠”给一个广东中山的四级客户去了电话,我大学在东莞读书,听到王爷爷的口音倍感亲切。和别的老人动辄一年10多万的退休金相比,王爷爷每月只有2000不到,客户反馈里大多都是“没钱、客户觉得贵、等发了工资再买。”
    但“销冠”的技巧已臻化境。问王爷爷最近睡眠好一点没有,他有常年肺气肿,资料显示每年看病要花4万多。王爷爷说还是老样子,补硒片一直在喝也没有什么改善。“销冠”告诉王爷爷,补硒片是长期调养的,最好是两三年长期坚持下来才有更好的气色。
    然后顺势推销起了海参。“不仅可以改善睡眠,还能降低高血压。最适合养肺养肾,您可以多买一点海参回去吃,总比常年吃药强。”
    “海参贵呐!一般人吃不起!”王爷爷不好意思地说。“不贵的,您想着,又不是天天吃,一天吃一根海参,这些够您吃一个冬天了。明年您一整年的健康只花不到3000,多值呀!”最后王爷爷下单定了2套。
    按下暂停键,一种罪恶感涌上来,这套“能吃一冬天”、“冬补肾”的说辞正是我在策划案里普及给销售的。我以为拿人钱财、替人效力是职场基本素质,但听到一个个鲜活的声音,我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毫无分辨能力的老人,一时间有了辞职的想法。我在深圳公司的工位。
    和老同事寒暄,“你不是还找了个兼职么,在忙什么?”我难以启齿打着马虎眼,“瞎忙,也挣不下钱。”好几个人已经另谋下家,他们让我也准备好跑路。我看着脚下车流不息的深南大道,永远都是一副盛世的派头,不知他们是否也和自己一样绝望:这不是属于我的地方。
    可回到朔州我才发现,这里更不属于我。深圳公司的窗外。
    5
    回来之后第二次培训也开始了,我消沉的情绪更加明显。销售容易疲倦,必须每天都要有新的营销点刺激。我开始编造各种各样的话术和营销套路,但一想起那天听到的王爷爷的录音,就为自己的工作感到一阵恶心。
    以前白天在朔州上班、晚上忙深圳的线上办公,一切安排有序。现在深圳的工作增加,白天的工作不情愿,一切都开始脱离我的掌控。我像是个渣男,哪一个都得顾及,哪一个都不能冷落,每天忙到夜里1点多,简直比在深圳天天加班还累。
    结果就是冷落了最该关心的人,和我妈好久没联系,和男朋友处成了舍友。每天一睁眼我就去上班,回来一个人关到书房办公,有一天他失落地说:“你心里除了工作,没有一点我的空间。”那时我正忙着交第二天的稿子,应付了一句便没下文了。我们的沟通越来越少,有时早上睡醒了,发现他已经离开。我在想,连活人也见不上的“婚姻生活”就是爱情的真相吗?
    因此我更加投入工作:所有人都会离开我,工作努力挣钱才是真。虽然第一个月才领到4200元,但要不是那件事的发生,也不会加快我辞职的步伐。
    二次培训后,我主动提出去热线中心做一周销售——想圆自己一直以来的销售梦,也想亲自听一下客户的想法。
    我被分配到电视热线和杂志热线,电销部的王经理亲自教给我一些接线话术。我紧张地坐在电脑前,戴上耳麦,这个时间点是河南卫视的广告时间,预计有100条进线。结果折腾了2小时,几条线都因为报价过早而被客户挂断,突然来了一条,竟然是咨询我们海参的!海参知识我很熟!
    我和辽宁大连的廖阿姨聊了起来。廖阿姨比我妈大2岁,66年的,我先和她套近乎,然后了解她身体的症状,接着一步步讲我们海参有什么好处,没想到和廖阿姨聊当场就定了1套。后来几天进线效果很差,王经理再也不给我派新线,转而让我跟踪老客户。当然,我也只有一个老客户。和廖阿姨一聊再聊,沟通频率比自己亲妈都高,一时间打得火热。
    深入她的生活,我才能理解为什么中老年人会上当。廖阿姨早年离婚,退休小学老师,唯一的女儿嫁到了广东,平常工作很忙,沟通寥寥。她回到家总是一个人,身体一直不好,一到冬天就生病。同事劝她买点海参补补,她才掏了大半月工资试试。末了她问我,你妈妈身体还好吗,我不是听你说,你妈也老是失眠吗,常回家要记得去看看,我就是老想我女儿。
    突然间我嗓子一紧,想起我妈昨天的消息忙得还没有回复。填写回访资料时,我把她的身影自动重叠成母亲,不知不觉鼻子就开始发酸。她后面说什么我没有再听,只是抬头望向天花板,偷偷留了很多眼泪。工作几年唯一让我哭过的瞬间,又哭又笑,笑自己在平凡生活中的滑稽挣扎。
    11月中旬,深圳公司终于撑不住,卖给了另一个老板。我是线上办公,考虑到新老板一定不会在不了解我的前提下冒这种风险,识时务地拿钱走人了。男朋友以为我终于能守着他过小日子了,却没想到我把朔州的工作也辞了。
    入职2个多月以来,我没有和任何人分享过工作内容,实在不想承认,曾经在这样一家公司卖命,想方设法赚老人的钱。
    一个礼拜后,我狼狈逃回深圳,疲惫地躺在转租给朋友的客厅沙发上发呆,回望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。朋友问我接下来准备怎么办,“我还没有想好,但是谁说小城市轻松了,实在太累了。”